一个乐吹。

【叶乐】花叶相生(下)

前文请戳   

嗯...诈尸。没校对过,求捉虫。

难产至今,母子平安【笑】

小爆了一下字数,将近五千字(其实都是废话←_←)

叶修x张佳乐  

文笔渣,剧情弱,慎入么么哒~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喂!老叶!带我来这干嘛?”张佳乐一边喘着气,一边打量着眼前这座山,叶修特么的是有病吧!拉着劳资跑了大半个城市,最后来这么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!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年轻人!生命在于运动!来来来,哥带你去感受下巅峰的滋味!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张佳乐看着眼前这出门范围局限在卖烟的小卖部与家之间的某人,半晌无语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老叶,你这句话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啊!”说着特别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某人的小肚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知足吧你!哥难得出门一次,带你玩算给你面子知道吗?还不快谢恩?”叶修戏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带我玩起码也得去什么5A级景区吧?这么个破地方谁稀罕来?”张佳乐撇撇嘴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得了吧,你就不能说句好话啊,啧,真是不可爱。”说着叶修便往山上走去。“快跟上!待会再迷路了可没人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吧!你还真要上山啊?诶——等等,我喘口气先!”见叶修理都没理他,张佳乐任命地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你喜欢爬山啊?啧,还真是看不出来,联盟第一死宅竟然喜欢爬山,哈哈哈,说出去肯定没人信!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张佳乐,你黄少天啊?废话这么多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,两人一路无话。穿行在黑越越的山林里,黑暗之中,叶修的身影模模糊糊看不真切。张佳乐忽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,仿佛只是一个看似美好的梦境,轻轻一触就碎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没由来的感到了一阵害怕,或许是这一生有过太多的求而不得,才会这么害怕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假的,不禁拉上前面那人的手,一阵用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靠!张佳乐你掐我干嘛?!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张佳乐不好意思地笑笑,还好,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叶修莫名其妙被掐了一下,正不爽呢,回头就看见这么一张傻兮兮的笑脸,心一软,什么火也没了。眼前人穿着薄衬衫,在夜风里显得有些单薄,这个家伙,这么多年了,什么委屈都往肚子里咽,再难过脸上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平时咋咋呼呼的,心里却敏感得紧。张佳乐,从来都不是一个坦率的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笑啥呢,过来。”叶修皱了皱眉头,顺势拉过他的手,多大人了还这么让人不省心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张佳乐也没再说什么,任凭叶修牵着,手上传来温暖的触感在带了凉意的山风里格外鲜明,心绪渐渐安定下来,既然得到了那便再也不要放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树林茂密,没有月亮,浅淡的星光穿不透交错纵横的枝叶,偶尔透出点细碎的银光,远远不能照亮漆黑的山路。虽说已入了夏,在山上却依旧凉爽,夜间露正浓,伴着湿哒哒的空气粘黏着裸露的皮肤,张佳乐不禁打了个哆嗦,随即便看见叶修脱了外套朝他劈头盖脸地甩过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穿上!感冒了我可不负责带你回去,任你在这儿自生自灭好了。K市待久了吧,又不是每个地方都是春城,你可长点心………”带着淡淡的无奈,没想到叶修也会有唠唠叨叨的时候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本来想反驳什么的,在听到K市的时候愣了愣,他大概忘了吧,我已经不在K市很久了,张佳乐想,可能我们都老了,人一旦老了,就总喜欢回忆那些年少轻狂的岁月,那些争锋相对的日子。无声笑笑,静静地听着叶修的责备,低沉的声音在夜里显得很温柔,张佳乐恍惚间便生出了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,如果一直这样走下去,貌似也不错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山路隐约看见了尽头,快要到山顶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风陡然间大了起来,刮得树叶沙沙作响。不知是风声还是怎么着,山林间发出不和谐的声音,清冷的,凄厉的,渗入骨子里,听得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张佳乐感受到拉着自己的那只手微微颤抖,只当叶修是冷的,转念一想,这不正是个调侃叶修的好机会吗?哈哈哈!叶修你也有今天,某人的眼睛顿时比星星还要亮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叶啊,怎么抖成这样?你是不是怕鬼啊?哈哈哈,太孬了!小女生才怕鬼!”张佳乐促狭的的笑了,整张脸都生动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”叶修脸色变得铁青,不再多说话,只是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卧槽!叶修他这是真的怕鬼吧?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,这可是个大新闻!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叶啊,我给你说个山魅魍魉的故事吧!你知道,我老家那边山多,这种事情没个百来起,至少八九件是有的,听说都是真事儿…………”张佳乐孜孜不倦地作死,机会难得,怎能轻易放过?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叶修黑着一张脸,仿佛全身笼罩着煞气一般,“张佳乐,别作死,待会我真不管你了,你个路痴没地哭去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没等张佳乐还嘴,视野就变得开阔起来,熠熠星辉洒下,仿佛只手可摘星辰。没有了树木的遮挡,连绵的山峰展现在眼前,漫天的星星镶嵌在天幕之上,山下的城市华灯璀璨,草丛间舞动着一团团暖黄色的荧光,成群的萤火虫追逐嬉戏。静谧而浪漫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叶修你可以啊!怎么找到这地方的?”张佳乐一手拍在叶修肩膀上,丝毫不掩饰眼中的惊叹与喜爱,k市虽然山多,但这种极致的繁华与朴素的自然结合得天衣无缝倒是第一次见,满城灯火与漫天繁星交相辉映,天上人间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离家出走的时候,和朋友一起来的”早料到张佳乐会这么高兴,叶修的语气也带了一丝笑意,找了块平整的草地,对张佳乐招了招手“过来,坐这儿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与叶修并肩坐下,叶修的神情在星光下变得柔和,没有了平时的嘲讽,像是在眷念哪位故人一般。张佳乐忽然觉得他还是一个挺好看的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朋友?苏沐秋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是呀,谁年轻的时候没个朋友陪着疯上一疯……”尾音拖得很长,懒懒的语气藏着沧桑与惆怅,叶修用手枕着头躺到在草地上,又往荷包里摸出根烟来,扭头看向张佳乐,“带火机没?借个火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滚!”张佳乐还沉浸在他那伤感的语气里,气氛就被他一句话破坏了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久久没有人再开口,张佳乐也学着叶修那样躺下,茫然的盯着星空,失去队友的痛苦他也经历过,他们只是不能一起打游戏了而已,而叶修他们却是真正的生死相隔,再也见不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还记得孙哲平离开的那天,他没有去送他最后一程,他怕他会忍不住暴露自己脆弱的一面,百花的担子压在他身上,他不能垮,他只能坚强。那天晚上,他一个人拿着酒喝得不省人事,一瓶接一瓶,酒精和眼泪混合在一起,又咸又苦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邹远找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,邹远叹了口气,无奈把人安顿好,自家队长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坚强呢。而后来发生的一切,又改变了他的看法。队长仿佛根本不受前天晚上的影响,反而变得更加冷静理智。接过队长一职,制定战术,调整打法,磨合训练,他燃烧着自己,把百花送进了决赛。败于微草之后,他没有表现出消极的情绪,淡淡地笑着招呼队友,说“下赛季加油。”很多年后,邹远已经成为联盟最优秀的选手之一,当媒体问及他对已退役的前队长张佳乐的看法时,他笑着说“他啊,是一个温柔而强大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而邹远不知道的是,那天之后,张佳乐再也没有碰过酒,也没掉过眼泪,他渐渐学会了用笑代替哭泣,将懦弱的一面隐藏起来,人前的张佳乐总是开朗而坚强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他不敢想叶修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,那看似平静的外表会不会是伪装?就像他用笑脸来伪装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叶修,你难过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难过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遗憾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不遗憾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在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与最好的朋友打了最喜欢的游戏,有什么好遗憾的?反正我觉得拿到四个亚军这事更遗憾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…如果他还在的话,你们搭档几乎可以霸着冠军到现在吧?真不遗憾?”就像如果孙哲平还在的话,我们就有可能开创一个百花王朝,怎么不遗憾呢?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嘁,冠军我拿得手软好吗,会在乎这个?有过那么一段一起打荣耀的岁月,不就够了吗?再说了,要冠军都被我们拿了,荣耀就没看点了。”叶修不屑道。却没说苏沐秋去世之后,他在他的墓碑前坐了很久,就这样沉默地坐着,走的时候,留下一地烟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张佳乐,我们认识快有十年了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嗯,今年是第十年。”从第二赛季开始,到现在的第十一赛季,正好是第十个年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累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嗯?不累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得了吧你,认识你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?搁我面前就别装了。第二赛季见你还是个毛头小子,转眼就长这么大了,那时候的你多可爱呀,有啥说啥,怎么就长成这心口不一的模样了呢?累就说呗,我又不会笑你!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边儿去,那时候你丫不也是一小屁孩儿?拿个冠军那得瑟劲,隔着半条街都能瞧见。”张佳乐嫌弃的瞟了他一眼,“累不累,谁又说的清楚呢?当年那么不顾一切,好像生活除了荣耀之外没有什么是有意义的,又怎么会感到累呢?不过结果都是一场空,是有那么一点难过吧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啧,你还真是一个矛盾的人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可以分为两种,一种人感性,一种人理性,王大眼就是理性的代表,感性呢,我说是老韩你信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我信。”张佳乐笑,即使加入霸图和韩文清真正相处后,他对这个队长的印象也没有发生改变,老韩是一个表里如一的人,完全遵从内心所想,一路向前,决不回头。不论风雨有多大,前进的步伐永不停止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你,你是同时处于两个极端的人,很奇怪是吗?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。感性让你支撑着百花两个赛季闯入决赛,让你放不下战队,放不下支持你的粉丝,放不下………孙哲平。然而理性却让你清楚地明白你所追求的,决不能放弃的,荣耀的最高点,冠军。”叶修直视张佳乐的眼睛,张佳乐下意识地躲闪,露出一种被别人看穿的局促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七赛季,当理性与感性达到最高点,矛盾激化,那根紧绷地弦终于断了。于是,你选择了逃避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当你最终决定遵从理性复出霸图的时候,你依旧没有彻底放弃感性的你,因此你觉得你对不起百花,这种愧疚折磨着你,让你有负罪感,于是有了你在网游中帮百花抢boss一事。既然放不下,那就把这一切埋藏在心里,是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或许你说的没错,我就是这样矛盾的一个人。”张佳乐垂下眼眸,声音低沉,带着一点点鼻音,听起来闷闷的。“叶修,你知道联盟里我最羡慕谁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叶修愣了一下,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问,开玩笑道“难道是我?嗯,四亚崇拜四冠挺正常。”.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从你嘴里听到句好话怎么这么难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是肖时钦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嗯,有时候真的想像他一样,和百花一起走下去,直到打不动了,就留在百花帮帮忙。可是,百花不需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百花过于依赖我的打法,这会限制百花的发展,目前没有能够完全掌握百花式打法的弹药专家,如果我退役了,百花势必陷入困境。在这一切发生之前,转型是最好的选择,所以我只能离开。”张佳乐笑“更何况,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呢。小远他………一定会让百花变得更好!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该说你什么好呢,傻不傻?总是这样,一切都先想着别人的感受,这么大个包袱,背在身上累不累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哈。真有点…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以后,我和你一起背。”叶修忽然凑近,在张佳乐耳边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咳。”张佳乐双颊微热,别过头,不自在的转移话题“老叶啊,几点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12点过5分了,怎么,有什么要表示表示?”叶修戏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表示你大爷!你怎么不早说?!”张佳乐瞬间坐了起来,扒拉着他带来的旅行背包,半晌,扒拉出一张照片似的东西,扔给叶修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拿着,给你的,生日快乐!”一扫先前的忧郁,张佳乐仿佛又变回了十年前那个神采飞扬的骄傲的少年,一双眼睛熠熠生辉,比星辰更耀眼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叶修接过照片,是一片银杏叶标本,连同一张白纸过了塑,上面还有一行干净的小字,是一个日期,第三赛季决赛的日子。叶修忍不住笑了,有什么事情比知道喜欢的人在八年前就喜欢你了更值得高兴呢?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张佳乐被叶修笑得心里有些发毛,深呼吸了好几次,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,“没错,这是我们第一次决赛那天我捡的叶子,礼轻情意重,不要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说完了?还有呢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…叶修,我喜欢你。”张佳乐看着叶修的眼睛,慢慢说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叶修笑得更深了,眼前人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绯红,而目光清澈明亮,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一点,再一点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操!老叶你靠过来想干嘛?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叶修你不要脸!张佳乐脸红得像是滴出血来一般,奈何不能说话,只能在心里暗骂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也喜欢你。
     

    夜,还很长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评论(2)
热度(20)

© 云栈 | Powered by LOFTER